《水龙吟·小楼连远横空》翻译赏析

时间:2019-05-12

  《水龙吟·小楼连远横空》作者为宋朝诗人秦观。其古诗全文如下:

《水龙吟·小楼连远横空》翻译赏析

  小楼连远横空,下窥绣毂雕鞍骤。朱帘半卷,单衣初试,清明时候。破暖轻风,弄晴微雨,欲无还有。卖花声过尽,斜是院落,红成阵、飞鸳甃。

  玉佩丁东别后,怅佳期、参差难又。名缰利锁,天还知道,和天也瘦。花下重门,柳边深巷,不堪回首。念多情但有,当时皓月,向人依旧。

  【前言】

  《水龙吟·小楼连远横空》是秦观在任蔡州教授时写的一首赠妓词。语言深情绵邈,郁伊惝恍,婉转凄恻。词以景起,以景结,而其中一以贯之的则是作者执着的情愫。对一个沦落风尘的薄命女子,作者钟情若此,这决非为征管逐弦而出入青楼的薄幸子弟所能望其项背。

  【注释】

  1、水龙吟:《花庵词选》调下注云:“寄营妓娄琬。琬字东玉,词中藏其姓名与字在焉。”

  2、连远:汲古阁本《淮海词》等作“连苑”,此从宋乾道高邮军学本。连远横空:犹言横空伸向远方。

  3、绣毂(gǔ)雕鞍(ān):华贵的车马。唐王勃《临高台》诗:“银鞍绣毂盛繁华,可怜今夜宿娟家。”此指纵马奔骤的男士。绣毂,车的美称。

  4、骤(zhòu):马奔驰。

  5、单衣初试:是说春暖时候刚刚换上单衣。

  6、清明:节令名,在阳历四月五日或六日。

  7、破暖轻风:春暖之中轻风微拂,又有点冷。

  8、弄晴:玩弄晴天。本来是晴,却又下起小雨。好像雨在逗弄晴天。苏轼《雪后到乾明寺遂宿》诗:“日看鸦鹊弄新晴。”

  9、卖花声:宋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卷七:“是月季春,万花烂漫,牡丹芍药,棣棠木香,种种上市。卖花者以马头竹篮铺排,歌叫之声,清奇可听。晴帘静院,晓幕高楼,宿酒未醒,好梦初觉,闻之莫不新愁易感,幽恨悬生,最一时之佳况。”

  10、红成阵:落花如同阵雨。红,指花。

  11、鸳(yuān)甃(zhòu):用对称的砖瓦砌成的井壁。《易·井》:“井甃,无咎。”孔颖达疏引《子夏传》:“……,亦治也。以砖垒井,修井之坯,谓之甃。”此指井台。甃:砖。

  12、参差:乃“差池”一音之转,意犹“磋跎”,谓与事乖违、错过机会。唐白居易《禽虫》诗:“燕违戊己鹊避岁……时一日不参差。”自注:“燕衔泥避戊己日,鹊巢口常避太岁,验之皆信。”又薛能《下第后春日长安寓居》诗:“隔年空仰望,临日又参差。”

  13、难又:难再。

  14、名缰利锁:为名利所拘系。柳永《夏云峰》词:“向此免、名缰利锁,虚度光阴。”

  15、和天也瘦:化用唐李贺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:“天若有情天亦老。”《诗词曲语辞汇释》卷一:“和,犹连也。秦观……《水龙吟》词:‘名缰利锁,天还知道,和天也瘦。’言连天亦不免当此苦况而消瘦,何况于人也。”元无名氏《集贤宾》:“则我这相思病,诉与天听,连天也瘦得伶仃。”意亦相似。

  16、当时:指当年欢聚之时。

  【翻译】

  站在小楼上望远碧空万里,向下看,可以看见街道上华贵的车辆,雕饰的马鞍,正在纷纷竞相奔驰。因为正是清明时节,天气暖和,就卷起红色的帘子,通气透风。她也就卸掉冬装,换上刚刚做好的单衣,登临楼上赏春。一会儿春暖之中轻风微拂,又有点冷;一会儿又是欲有欲无的毛毛细雨,好像在逗弄着晴天。夕阳时分,楼下传来卖花人的吆喝声,那声音穿街走巷,渐渐遥远了。但卖花声却勾起了楼上人的心思,低头俯视,只见楼下已是落英缤纷,恰似一片红雨,飘洒在用两两对称的砖瓦砌成的井台上。

  看到这了我不由触景生情,想起了和恋人的离别。又一残春过去,但离别至今,岁月蹉跎,竟没再见一面,心情不免惆怅啊!唉,都怪我,为追求功名,竞舍情与你分别了。如今名像缰绳,利像锁子,束缚得我不能有一点儿自由,真是做官如做囚啊!如果老天爷知道了我这番苦情,连它也会消瘦的。或是在充满花香气息的层层庭院里,或是在柳丝轻拂的深深小巷里,我俩互相爱恋,有着多少“不堪回首”的往事啊!往事如烟!眼前也就只有这颗明月还像以前我们相会时那样多情,依旧爱怜地照着我们。

  【赏析】

  《水龙吟·小楼连远横空》是一首赠妓词。据《高斋诗话》所载,是赠给蔡州营妓娄琬字东玉的。秦观在元丰八年(1085年)37岁时中进士。元祐元年至五年(1086~1090年),少任蔡州教授,奉母赴蔡州。少游在蔡州任上时,与青楼歌妓过从甚密。娄东玉可能是他最爱的一位,因以此词相赠。

  《水龙吟·小楼连远横空》这首词的特色在于深情绵邈,婉转凄恻,从男女两方抒写别情。上片从女方着笔,写她在楼上看到恋人身骑骏马,奔驰而去。这个开头是用“顿入”的手法,一下子闪出两个人物形象。然后便写别时景物。“朱帘”三句,承首句“小楼”而言,谓此时楼上佳人正穿着春衫,卷起朱帘,凝望着远去的情郎。“破暖”三句,表面上是写微雨欲无还有,似在逗弄晴天,实际上则缀入女子的感情——她也像当前的天气一样阴晴不定。如果说相别的时间在早晨或午后,那么这位女子便是一个人在楼上一直等到红日西斜。以下四句就是写这种等待的过程和情绪。

  轻风送来的卖花声轻脆悦耳,充满着生活的诱惑力,如梦如幻,把人引入诗意一般的甜美境界,也易触动人们的绮思幽怨。女主人公想去买上一枝,插在鬓边。可是纵有鲜花,谁适为容?她没有心思去买花,只好让卖花声过去,过去……直到它过尽。“过尽”二字,用得极妙,从中可以想像女主人公谛听的神态,想买又终于不买的惋惜之情。特别巧妙的是,词人将声音的过去与时光的流逝结合在一起写,若是一字一顿地吟诵“卖花声过尽斜阳院落”,便会体会到女主人公绵绵不尽的幽思。歇拍二句,则是以景结情。落红成阵,飞满井台,景象是美丽的,感情却是悲伤的。花辞故枝,象征着行人离去,也象征着红颜憔悴,最易使人伤怀。它同词人在《千秋岁》中所说的“飞红万点愁如海”相比,意境有些相似,但却没有点明愁字。不言愁而愁自在其中,因而蕴藉含蓄,带有悠悠不尽的情味。

  下片从男方着笔,写别后情怀。“玉佩丁东别后”,虽嵌入娄琬之字“东玉”二字,然十分自然,无人工痕迹,读后颇有“环佩人归’之感。“怅佳期、参差难又”,是说再见不易。刚刚言别,马上又担心重逢难再,可见人虽远去,而留恋之情犹萦回脑际。至“名缰利锁”三句,始点出不得不离别的原因。古代士人,既向往爱情的幸福,也要追求功名富贵,这是当时社会造成的一种思想矛盾。为了功名富贵,不得不抛下情人,词人思想上是矛盾的、痛苦的,因此发出了诅咒。“和天也瘦”,从李贺《金铜仙人辞汉歌》中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化来。但以瘦易老,却别有情味。明王世贞对此极为赞赏,他说‘瘦’字极妙。”这个“瘦”字概括了人物的思想矛盾,突出了相思之苦。多少个不眠之夜,多少次辗转反侧……都包含在一个“瘦”字中。

  至“花下重门,柳边深巷,不堪回首”三句,愈出精彩。此时男主人公虽策马远去,途中犹频频回首,瞻望所恋之人的住处。着以“不堪”二字,更加刻画出难耐的心情,难言的痛苦。

  歇拍三句,饶有余味,写对月怀人之感,颇有“见月而不见人之憾”。古代许多诗人也常写对月怀人,或以美好的祝愿,带给读者以怡悦欣慰之情;或以凄然的远望,带给读者以惆怅迷惘之思。少游则不然,他赋予皓月以人的感情,说它当初曾多情地照着男女双方,如今虽仍像从前一样当空高照,但只照着男子的孑然一身。一种孤独之感,凄然言外。

  一种心情,两副笔墨。时而铺叙展衍,写足实情实景;时而委婉含蓄,轻点彼此心境。昭心于天,想极惊异,而意极深厚。更写出了名缰利锁对爱情的冲击,则不独有自己的身世在内,也有当时普遍的社会现实在内,虽有赠妓之作的形式,却有咏叹人生的内涵。秦少游的抒情之词,情韵兼胜,读此词可窥其一斑。